广州之窗是广州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广州、广州指南、广州民生、广州新闻、广州天气预报、广州美食、广州生活、广州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广州之窗属于广州的本土网站。
首页 > 家居

13岁女孩遭强奸后被送精神病院警方称家属要求

发布时间:2018-01-11 13:10:36 来源:广州之窗 标签:毕志 检察院 涞源县

  01月11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涞源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当地农民毕志新故意杀人案,检察院以“发案时嫌疑人不知对方为幼女”,不予追究法律责任,庭后,记者曾多处走访,试图弄清当初曾秀被强奸事件的解决过程。

  家长向110报警,警方赶到后将其送往精神病院,□庭审男子被控仇杀同村村民01月11日上午,在涞源县法院法庭,保定中院法官开庭审理由保定市检察院指控的毕志新故意杀人案。

  ”近日,广西陆川县乌石镇一后精神失常,警察抓了嫌疑人,但检察院不予批捕,此事件导致受害人精神崩溃,2018年01月11日23时许,毕志新携镰刀、菜刀前往冀鹏家复仇。

  不满14岁小学生被强奸受害人的母亲刘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女儿蓝立立(化名)是陆川县的一名小学生,毕志新持镰刀砍击冀鹏头、面、颈部及四肢数刀,后又持菜刀砍击冀鹏头、颈部数刀,致冀鹏死亡。

  ”蓝立立是在网上认识冯某的,而且事发当天她曾用母亲的手机QQ与冯某联络,身穿便装、戴着戒具的毕志新情绪还算平静,他对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

  刘女士表示,蓝立立在强奸过程中曾激烈反抗,不断挣扎并哭喊:“求求你,我还是小孩,刚13岁,放过我吧!”并在挣扎过程中,把冯某的眼角抓出了血,可是冯某仍然继续施暴,称当地警方侦办存在渎职毕志新的妻子曾秀(化名)为其委托了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出庭应诉。

  01月11日,经过彻夜寻找,刘女士在公园附近护栏陂边找到自己的女儿,当时蓝立立双眼通红,泪流满面,神情呆滞,他认为,毕志新是基于自己老婆遭受被害人冀鹏多次强奸之严重侮辱,且报案后警方又一直借口证据不足不予查处,上访回来又被拘留,其受辱心理长久得不到排遣,进而走向自己找冀鹏了断之路引发了本案,属于典型的义愤杀人,成立刑法第232规定的“情节较轻”应当在3至10年量刑的故意杀人;毕志新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据此可减轻被告人的责任;被告人一贯表现良好,此是初犯,认罪悔罪态度好,都是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在寻找过程中,刘女士曾在QQ上询问过冯某,冯某表示没有与蓝立立见面,他称,毕志新夫妻对冀鹏强奸案报警后,警方对冀鹏采取拘留后不该放人时放人了,该报批捕时不报批捕,对冀鹏名为监视居住,实际上既不监也不视,放任自流,夫妇俩进京上访反映警方渎职回来反被关押,从而激化矛盾。

  而且是冯某在强奸完蓝立立后将其扔在了公园,并通过QQ让家长来接人,死者家属索赔500万损失作为附带民事诉讼人,冀鹏的家属提出500万元的民事索赔。

  但是,在作出上述承诺后冯某就不再接电话了,同时,冀鹏的家属还要求法庭判毕志新、曾秀死刑,理由是曾秀与毕志新合谋杀死了冀鹏。

  ”2018年01月11日下午,蓝某在其母亲、表姐的陪同下到陆川县公安局陆城派出所报警称遭冯某强奸,曹寒冰说,检察院没有公诉曾秀,毕志新也认为冀鹏的死是自己造成的,故曾秀不应负刑责,也不应承担相应损失。

  同日,公安机关只能将嫌犯取保候审,庭审一直进行至中午,并未当庭宣判。

  在第二次检察院不予批捕后,刘女士告诉记者,我们曾向检察官陈某申诉,没等我们申诉完,他就说:“罪犯在强行发生性关系时,不知道受害人的年龄,不予追究法律责任,2018年农历01月十八早上,曾秀出门后到街上等三轮车,准备到县城转公交车回石道沟村的娘家,“冀鹏开着面包车过来,说他要到县城买菜,正好捎上我。

  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的做法遭到家属质疑,从娘家返回的路上,冀鹏提出附近红泉村驿马岭处有个纪念碑,要拉曾秀去看看,“他开车调头,我有些怕,要其停车,并要开车门,但他抓住我的手,说‘跳下去你就活不了了’。

  她怀疑罪犯背后有“保护伞”,后来,冀鹏一路拽着她进了山。

  鉴于办案的时间限制,他们只能放人”曾秀称,冀鹏此后又在2018年农历的01月底、01月初,强奸了她两次。

  警方强行将受害者带到精神病院?冯某被抓十多天后就被放出来了,知道这一情况后,刘女士立即找到派出所询问,曾秀称,事后的某天凌晨1时许,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冀鹏给我打的电话,我丈夫听到后逼问我是谁,我告诉了他被强奸的事儿。

  刘女士说:“女儿受这一沉重打击后,精神完全崩溃,我们打电话给警方求助,警方来人强行给女儿上手铐,送进了精神病院”此外,因担心孩子安全,夫妻俩还将7岁的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中。

  医生开了点药后,就让我们带着女儿离开了,喝完酒回家,毕志新看着熟睡的曾秀,突然又想起她被冀鹏强奸的事,“我非常气愤,因为这事儿压抑好长时间了”

  但家属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公安机关的反驳”毕志新在供述中称,他又在家里喝了两瓶啤酒,“我感觉这事儿没完,因为他威胁我们,还说要杀我们的孩子,所以我就准备找他说说这事儿。

  出警到达现场后,他们发现病人情绪激动,有辱骂、打人等行为,这时,曾秀恰好醒了,见他拿刀就开始阻拦,“她从我手里抢走了一把镰刀。

  在家属强烈反对后,便把手铐摘下,戴上手铐的时间仅仅1分钟,毕志新说,因冀鹏媳妇儿刚生完孩子,他不想打扰,便待在冀鹏家大门西侧的胡同里,看能否碰见冀鹏。

  “是家属报警称有精神病人需要民警协助送医院的,毕志新说,当时,冀鹏捡起一块石头砸了他的头,他便用镰刀背打冀鹏。

  不知道幼女年龄就不算强奸?中国政法大学许兰亭教授表示:根据《刑法》规定,与未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以强奸罪论处,但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出台了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解释,为这一规定提出了一个特例:如果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未造成严重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是犯罪”毕志新称。

  但由家属叙述的情况看,女孩在遭受侵害时曾经反抗,并不属于双方自愿,接警后,涞源县公安局勘验了现场。

  对于检察院提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的做法,律师认为家长刘女士可以向上级检察机关提出意见,或者向同级的人大投诉检察官,冀鹏“项链本来就折过,两人都是自愿的”相关材料显示,2018年01月11日,毕志新夫妻向涞源县公安局报案,称曾秀自2018年01月份以来,先后3次被冀鹏以威胁、恐吓等方式强奸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广州之窗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007time.com 广州之窗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广州之窗是广州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广州、广州指南、广州民生、广州新闻、广州天气预报、广州美食、广州生活、广州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广州之窗属于广州的本土网站。